在爱面前,我应该洁净,还是应当碎裂?——郑聿《玻璃》

在爱面前,我应该洁净,还是应当碎裂?——郑聿《玻璃》

儘管嘴巴上不太愿意承认(?),但确实一直很喜欢郑聿的诗,四年前他的第一本诗集《玩具刀》绝版后,我一直很庆幸那时眼明手快抢下了限量红花版,却也有点为那些向隅的读者不忍心:「安静得那幺血淋淋的诗句,只能让限量的人看到,不是有点可惜吗?」


所幸四年后,逗点文创结社藉着郑聿第二本诗集《玻璃》,在Readmoo一口气推出了两本诗集的独家题诗签名版电子书,隔着玻璃一般的透明萤幕,还没开始读,就要被《玻璃》这样的书名与诗人的亲笔题诗,弄得心头无端生事。

年少的时候,总嚮往着纯粹、乾净、透明的人生,极力想让自己变成想像中那样美好的模样,连接吻的时候都希望睁开眼睛就是一片无星无月无云的湛蓝夜空。后来跌跌撞撞几回,开始明白自己想像中那种人生是琉璃等级,而年少时未经烈火冰霜淬炼的那种透明,可能连玻璃都算不上,只是一片廉价的压克力。

玻璃或许,堪堪可说是此刻经历的人生。坚硬却也易碎,透明洁净的本质上,不得不啊,不得不,慢慢被刮擦磨裂,偶尔还发出令人极其反感的吱嘎声,像是要把这些不堪的伤痕刻进骨子里,而不仅仅满足于在你人生经历上轻描淡写画下一笔。

这样只能沉默咬牙忍受刺耳刮擦的时期,在兴许唯雨无月的中秋里,翻读郑聿相隔四年出版的第二本诗集——《玻璃》,随着他沈静淡然白描一般的诗句,经历「熔解・冷却・穿过去」这三种玻璃物理特性的阶段,彷彿可以回顾自己是如何被时光锻造成现在的模样,藏在内里那些气泡再也来不及被要求完美的自己排除,同时也感觉到这本名叫《玻璃》的诗集,宛如挡风玻璃的雨刷一般,拭净自己的同时,也持续在心上留下微小的擦痕。

读罢,我还不知道要如何原谅与理解,自己心里那些,除非砍掉重练否则不可能消失的,微小气泡;但我愿意试着,与那些气泡一起活下去。
至于那些气泡既大又多得像是脑穿孔心破洞的劣质品,我试着接受,他们也有与所有人并肩行走的权利。

**编按:据说压克力其实很贵⋯⋯原po表示其实你可以视它为塑胶片的意思,不要计较这种事啦XD

Readmoo与逗点文创结社,邀请您透过萤幕感受《玻璃》的熔解、冷却、穿过去。
即日起至9/28止,凡于您个人网站或部落格,以Readmoo全新阅读介面MooReader,内嵌郑聿最新诗集《玻璃》,随手附上书介或简单心得,即可于Mooreader狩猎季免费领取好书多选一!更可获得逗点文创结社独家提供郑聿亲笔题诗签名板(共三份)的抽奖机会。

怎幺嵌?狩猎攻略教你第一次内嵌就上手!
嵌好了!立即手刀回报,参加抽奖兼领赏!

别忘了9/18来听诗人郑聿和陈雨航老师谈如何夹缝中求生字!

推荐阅读